镇江东方节能设备
当前位置:主页 > 镇江东方节能设备 >
镇江女婿白岩松他在镇江采访的珍贵影像又被翻出来了
发布日期:2021-05-13 11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90年8月的一个午后,天空飘着雨丝,还是文艺小青年的白岩松撑着伞从单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出来,沿着林阴小道往外走,突然,他的眼睛被一幕画面给定格了:

  白岩松就这样目送她的背影步入办公楼,这个女孩像极了白岩松念过的一首诗《雨巷》里,丁香花般的姑娘。

  有心上前要个联系方式,却又怕冒冒失失让女孩留下坏印象,怎么去搭讪呢?白岩松纠结了一个晚上。

  第二天,白岩松旁敲侧击,用尽十八般武艺从同事处撬到那个姑娘的消息:他巧遇的女孩叫朱宏钧,来自江苏镇江,刚到电台来做编辑。

  白岩松恍然,心里“哦”了一声,镇江,有名的江南水乡,难怪有如此水灵的妹子。

  再一打听,妹子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,和自己是同一所大学,说起来还是比自己低三届的师妹。

  更厉害的是,原本靠颜值就能一马平川的小师妹,偏偏学习成绩更是了得,当年高考一举拿下了镇江的文科状元!

  在镇江高考能夺得状元,放到整个江苏省也是名列前茅,这样的成绩,可以选择中国所有的高校,但却偏偏选择了北京广播学院。

  央视名嘴,还没开始“兴风作浪”之时,一朵皇城根儿下的婀娜“桃花”,悄悄为白岩松绽放开来。

  白岩松的童年是黯淡的,1968年,他出生在内蒙古的一个边远小城,8岁那年,父亲因病辞世。他从小和母亲、哥哥相依为命,贫寒的家庭环境让他明白,只有好好读书,才能出人头地。

  少年时的他,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用母亲的借书证出入当地的图书馆,他埋头读书,养成了“敏于行呐于言”的性格。到了1985年,白岩松以全区名列前茅的成绩考进北京广播学院新闻专业,大学毕业后,分配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《中国广播报》做了一名编辑,天天跟文字打交道。

  但他运气真好,这年,第十一届亚运会在北京举行,白岩松和朱宏钧同时被派往现场采访。工作上的合作,让他们很快熟悉起来,他们合作的报道得到了领导和读者的好评,让他们话开始多起来。

  一天,因为采访任务重,两人一直忙到晚上11点才完成工作。那时亚运村还是郊区,已没有回城的公交车了,白岩松用工作证作抵押,租了一辆自行车,然后载着满脸倦容的朱宏钧,沿着静寂的街道“吱吱嘎嘎”地往回赶。

  在路过闹市一个烤地瓜摊的时候,白岩松摸摸身上掏出仅有的一块钱,羞涩的对朱宏钧说:“我现在还很穷,只能请你吃烤红薯”。

  一来二去的联系,白岩松对朱宏钧的感情更加深刻了,终于鼓起勇气向她表白。可没想到突如其来的表白,刚说完就把朱宏钧吓跑了。

  其实故作镇定,心里小鹿怦怦跳的朱宏钧一回扬中的老家,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爸妈,爸妈一听,一致反对。

  原来,南方人对北方爷们的第一印象都是有点彪、大男子主义的那种粗线条,老婆在家里地位都不是很高。

  所以老两口让朱宏钧再考虑考虑,朱宏钧听了心里也动摇了,开始和白岩松保持距离,只当普通朋友处。

  两个月后的一天,白岩松无意中听说朱宏钧住处的门锁坏了,风一吹咣当作响,她晚上害怕得睡不着。

  第二天恰逢周末,白岩松带着工具和新买的门锁来找朱宏钧:“你有了困难,怎么不告诉我?”说完,他动手把旧的门锁卸下来,换上了新的。

  看着白岩松额上渗出的细密汗珠,朱宏钧心头的那份感动和温暖,无法用语言来形容,她心里又有了想法,觉得白岩松挺懂疼人的,比许多南方爷们更加细心,于是,她邀请父母来北京考察一下白岩松。

  白岩松如临大考,赶紧把单身宿舍粉刷一新,布置得特别有情调,还做了满满一桌菜。

  朱宏钧的父母过来一看,见到文质彬彬、儒雅睿智的白岩松,立刻对他有了好感,再吃了饭菜,心中更是欢喜。

  第二天,白岩松试探着跟着朱宏钧叫“爸爸妈妈”,朱家父母没反对。白岩松心想:嘿,成了。

  刚结婚那几年,两个人都没有什么钱,生活也并不安稳,因工作需要,两人曾在一年内搬了六次家。

  为了省钱,白岩松租了一辆三轮车,像燕子衔泥一样,把东西一趟趟往新家搬。他在前面踩着三轮车,朱宏钧在后面弓着腰用力推着。

  每到一个新家,朱宏钧都会精心装饰紧靠床边的墙壁,在上面贴上记录两人往昔岁月的合影。

  白岩松感动之余,欣然加入“妻管严”大军,和人聚会总是一到10点就起身告辞:“对不起,我要走了,老婆在家等我呢!”

  1993年,中央电视台正在筹办栏目《东方时空》,缺一个策划,白岩松被借调到央视,成为一名采访记者。

  第一天上镜时,导演要求白岩松穿西装,可那时还是月光族的白岩松怎么买得起呢?

  白岩松不是学播音主持的科班出身,作为内蒙古人,他说的普通话都带一股方言味儿。

  对主持人央视要求一直很严厉,念错一个字,就要罚款50元。有一个月,白岩松的工资,不仅被扣光,还倒欠了单位几十块钱。

  白岩松的压力越来越大,如果不能很好地胜任工作,就要被退回去,这是好强的白岩松不能接受的。

  幸好他背后,有朱宏钧这个江南女孩特有的温婉大方、善解人意常常给他鼓劲:“坚持,一定要坚持,我一定支持你。”

  为了改变白岩松不标准的普通话,朱宏钧开始每天的监督,她会特意标上拼音,让白岩松反复练习,还让白岩松嘴里含着小石子练习绕口令。

  这一招太厉害,白岩松的嘴巴都磨得打泡了,硬是把一口内蒙古味的普通话,练成了标准普通话。

  朱宏钧的“魔鬼”训练得到了效果,白岩松的普通话越来越标准,终于凭借自己的能力,在央视站稳了脚跟。

  1995年,白岩松获得了金话筒奖,但他却逢人就说:“这个奖杯,有老婆一半的功劳。”

  因为爱妻,白岩松非常关注镇江的动态,他曾在《新闻1+1》举了自己家的例子:去年11月的时候,我们家在老婆的娘家江苏的饭店吃饭,第一次点了螃蟹。以前从来没点过螃蟹,太贵了,贵得离谱。现在呢,4两的螃蟹一只才38元。饭桌上,老人都在聊,“反腐让价格变成老百姓能接受的了。”

  正在白岩松刚过上幸福小日子,《东方时空》家喻户晓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有点不对劲了。

  由于工作压力大,他体重从80公斤降到了55公斤,后脑勺也出现了一块儿斑秃,更可怕的是,他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。他说“有连续四、五个月的时间,一分钟都睡不着,天天琢磨着自杀,不想活了,对任何事情提不起兴趣,有一种悲观绝望感,对人生的深深失望。”

  朱宏钧看着白岩松如此痛苦,心疼极了,她知道,丈夫的同行有很多都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。为了让丈夫能快乐起来,华灯初上的时候,朱宏钧经常开着车,带着丈夫沿着中央电视台附近的昆玉河慢慢滑行。

  她开始查阅有关抑郁症的一切,得知亲人的理解和关心,对缓解这一病症有决定性作用后,她将孩子送到了全托所,全心全意照顾白岩松。

  为了让白岩松能够晚上睡得着,她每晚都给他读小说听,有一次生生从晚上十点读到了第二天早上的六点,可是仍然没有任何效果。

  看着妻子这样,白岩松也很心疼,到后来每次朱宏钧再给他读书时他就闭上眼假装睡着。

  几个月过去,夫妻二人全都消瘦了许多,不想说话的白岩松每天和妻子用写纸条的方式沟通。

  她甚至买来中医和穴位讲解方面的书籍,对照书中的内容,给白岩松按摩穴位、缓解失眠。

  迈过这道坎的白岩松,无论是在《东方时空》、《东方之子》等享誉一时的栏目,还是主持香港回归、三峡大坝截流等节目;无论是参与报道抗洪救灾,还是担纲澳门回归直播、国庆五十周年庆典转播重担;无论是参与策划、创办的《时空连线》成功推出,一人分饰四角的他兼任制片人与主持人,还是参加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、中国加入WTO的报道;无论是主持《晓松看美国》,还是直播伦敦奥运会闭幕式......他都能把控自如,大放异彩。

  当时白岩松要经常出差,就把朱宏钧送回镇江的娘家,让做医生的丈母娘帮助照顾。

  这年的11月,白岩松正在现场直播长江三峡大江截流,午夜,他接到了妻弟的电线斤的大胖儿子,激动的他一夜未眠。

  第二天一早,他就登上了飞往江苏的飞机。等他急匆匆的赶到镇江,看见朱宏钧和她怀里的大胖小子,一时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白岩松爱看足球,是阿根廷队的忠粉,儿子出生时,白岩松想给他起名叫巴蒂,是想他以后要的魅力像巴蒂那样的榜样。来实现他的人生抱负。

  说是内斗,也就冷战了几天,白岩松先软了下来,答应按朱宏钧的意思给孩子名字取名。

  朱宏钧也是个金庸的忠实粉丝,在家中书橱里随手一抽,嘿,是本《笑傲江湖》,于是给孩子取名叫“白清扬”。白岩松也就勉强同意了。

  其实后来也验证了朱宏钧取的这个名字还不错,大家也挺喜欢白清扬这个名字的,也容易让人们记住。

  孩子出生后,满怀激动的白岩松,写下那篇著名的《致儿子的一封信》,信中,他深情的说:

  今日落笔,是在充满乳香的房间里。我的儿子饱餐一顿后,安静地睡了。那种照看新生儿的奇妙感受充满我心。我知道,我们在彼此的生命历程中,将相互温暖与扶持

  他决心不让孩子争第一,要让白清扬多读书,感受不同文化的博大精深;要让白清扬多见识,扩大他视野,激发他内心的向上的渴望。这些理念,让这封信成为当时互联网上的爆款文。

  朱宏钧也把重心从老公身上转移到儿子,小时候的白清扬虽然相貌不出众,但成绩总是很突出。

  白岩松在中考前,竟然对白清扬说:“你要是考上了北京最好的高中,我就跟你急,你要是考了第一,我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。”

  读高中时,白清扬就被某伦敦大学预录取,高中毕业后,白清扬顺利到英国伦敦留学,成为一名学霸。

  他在家里,竟然一手操办一家三口一年四季的衣服,为妻子和儿子买的衣服总是那么得体、合身。姐妹们都羡慕朱宏钧,找了一个既有名气,又懂生活的好丈夫。

  如今的白岩松和朱宏钧已到五十,儿子白清扬也上大学了,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的生活着。